臺北市立圖書館視障電子圖書館

  • 字體縮小
  • 字體放大
  • 現在位置首頁
    播放語音
    播放語音

    線上臺北畫刊   

    崇德街──清朝茶路 今戲稱為墳墓路

    檔案

    
            崇德街──清朝茶路 
    今戲稱為墳墓路
    
        舊名六張犁路,光復後納入和平東路,嗣
    和平東路三段新建,於六十七年更名崇德街,
    因山區為示範公墓,寓意「崇敬先人德行」。
      ◎段數:無 
      ◎分段點:無 
      ◎全長:一、九二七公尺
    
      掃墓公車拐入崇德街狹窄的山路。自一五○
    年前形成街肆以來,直到民國九十年,這條昔
    日六張犁唯一的出入道路才見到公車行駛。對
    大多數台北市民而言,或許只有清明節前後才
    會想起崇德街。
    
      近距離走訪崇德街最便利的方式,是搭捷運
    到六張犁站。清朝道光年間就有深坑地區的茶
    農挑著茶,由木柵翻山越嶺往艋舺裝船外銷,
    這段山路稱做「茶路」。當時部分茶農不想走
    遠路到艋舺,就轉向通往六張犁的叉路,至福
    德宮前趕集交換貨物,逐漸形成店仔口。
    
      林慶福出生於台灣剛脫離日本統治之時,最
    初記憶的崇德街還是屬於和平東路,之前則稱
    六張犁路,原本僅是農家行走的泥徑,日據時
    以碎石造路,旁邊還鋪有運煤輕軌。林慶福祖
    父兄弟兩人在六張犁店仔口開設雜貨店,為庄
    內米、肉、蔬菜供應中心。茶路熙來攘往的景
    象在民國五十年代以後沒落,隨著六張犁市場
    開幕,店仔市集功能被取代,新興商店往下移
    到崇德街、信安街口,舊稱「尾厝」之處。
    
      六張犁福德宮是台北市區難得沒有大肆翻修
    的古廟,正前方一棟棟紅磚老厝,因為接近山
    坡保護區不易改建,純樸古味直引人追懷農村
    原鄉情景。鮮花店可說是舊店仔的新產業特色
    ,花品大多適合敬神或祭拜祖先之用。沿路往
    山裡走,破舊的木造矮房參差其中,瓜棚、菜
    園、花圃間散見撿骨、墓地遷葬等殯葬行業。
    山腰雙叉路口一邊可與南港研究院路四段相接
    ,一邊可抵木柵富德公墓,因此有人戲稱這條
    路為「墳墓路」。因無人煙,長達二.四公里
    山路尚未裝設水銀燈,但是路狹車少,反而成
    為熱門健行路線。
    
      六張犁山上原本只有農戶將先人葬在自家土
    地,日據時,強徵山坡地做為陸軍公墓。光復
    後,相繼有政壇權貴看中此地風水,指定為家
    族墓地,加上大批外省軍眷若客死異鄉也草草
    在山裡覓一角落埋身,六張犁山就這麼湧出大
    量墳墓。「為了掃墓,路愈開愈往山裡去」林
    慶福注意到:「後來搬到崇德街的人反而多起
    來。」更改街名後,街口至一五七巷略拓為八
    公尺寬,未拓寬的路段僅單線車道寬度,配合
    掃墓公車行駛才鋪上柏油。然而透過林慶福形
    容,能通行汽車的路已經稱得上是「大路」。
    
      一五七巷內的消防新村臨桃源山麓,一株被
    雀榕纏勒的百年朴樹是崇德街上另一叫得出名
    號的景點。桃源山在林洋港市長時期曾發生一
    次崩塌,山邊僅剩十來戶人家,山上也任其荒
    蕪多年,以致雜草積水滋生,竟爆發登革熱。
    身為里長的林慶福不甘崇德街蒙上污名,率家
    人、熱心里民除草蒔花,還原了桃源山自然風
    采,成為鄰近市民天天光臨的健身休閒去處。
    
      經市政府規畫,崇德街上現有台北市第一示
    範公墓,以及數家民營小型墓園。示範公墓旁
    曾是白色恐怖受難者埋骨所在的亂葬崗,應家
    屬請求,市政府除整理墓塚之外,並展開籌設
    「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紀念公園」。紀念公園
    最初規畫因涉及遷移百餘座合法墳墓,一度引
    發民眾抗爭,經變更設計、縮小工程範圍後才
    得以順利動工,終於九十二年一月十一日落成
    啟用,供後人憑弔,記取歷史教訓。
    
      因墳墓多,帶動街道發展,也因此打響知名
    度,在台北市路街史上,唯崇德街有此不平凡
    的特色。
    
         曾梅蘭尋兄
      民國八十二年五月二十八日,來自苗栗的曾
    梅蘭先生尋覓四十餘年,終於在崇德街山區的
    荒草堆中找到白色恐怖時期被槍決,卻屍骨無
    蹤的兄長徐慶蘭墓塚。隨後他又陸續發現散處
    三個墓區,總數二○一座無人祭掃的墓碑,每
    塊墓碑略比磚塊大,僅簡單刻鑄亡者姓名和往
    生年代,經查證,確認為政治肅殺時期的罹難
    者。曾梅蘭積極奔走,終於促成了紀念公園的
    設立。
    
      阮兜是崇德街唯一二層紅磚仔厝,百來年了
    。這裡的土地要不是被靈骨塔先買走,山區可
    能像陽明山一樣起一棟棟別墅。現在只要二二
    五巷旁的空地讓阮做活動中心和圖書館,阮就
    真歡喜啊!(林慶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