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立圖書館視障電子圖書館

  • 字體縮小
  • 字體放大
  • 現在位置首頁
    用心看電影
    播放語音

    用心看電影

    劇情簡介及賞析
    [標題]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第六屆「KEEP WALKING 夢想資助計畫」
                              臺北市立圖書館 啟明分館
                        用「心」看電影 - 為視障朋友重塑電影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講授人:黃英雄 老師
    放映日期:2020 / 1 / 18  上午 9:00
    
    片長:100 分鐘
    
    荷蘭 / 2006年 / 普遍級
    
    
    導演:‎彼得.韋伯(Peter Webber)
    主演:柯林.佛斯((Colin Firth)
       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
    
    
    ◎ 劇情簡介
      一六六五年的荷蘭,少女葛莉葉因父親在意外中炸傷了眼睛,生活的重擔立刻落在葛莉葉身上,為了養家糊口,葛莉葉到一戶有錢人家中幫傭,卻發現男主人約翰尼斯.維梅爾是一名畫家。
      第一次見到維梅爾的畫作,似乎有一股魔力使得葛莉葉驚愕當場。另一名女傭塔妮克帶她去市場,並為她介紹賣豬肉的保羅與助手彼得。彼得在第一次見到葛莉葉時,立刻被她的風采所吸引。
      這一日,維梅爾家中辦了宴會,宴請他的贊助富商凡路易.文一家人,且交付了富商妻子的畫作。為了繼續獲得贊助,維梅爾的岳母建議要為凡路易.文畫一幅全家福,但凡路易.文卻希望以葛莉葉為題的畫,原來凡路易.文早就覬覦葛莉葉的姿色,而這也震撼了維梅爾的內心世界,原來他也在不知何時,內心早已被葛莉葉的某種神韻所吸引。
      維梅爾購買了一個投影器,有點像現在的相機,兩人躲在大衣的遮蔽下,見到了先前自己所擺的姿勢,而這更使兩人有了更進一步的激盪。
      但這情形也被科妮莉亞發現,她向母親告狀,於是維梅爾的妻子便對葛莉葉更加敵視了。對於丈夫要求妻子提供首飾以供模特兒使用,妻子卻怕掉失,但維梅爾將掌控的鑰匙交給她,她才稍加寬慰。
      但吃味的科妮莉亞卻偷了名貴的梳子,葛莉葉發誓她並未偷拿,憤怒的維梅爾立刻在全家搜查,果然在女兒科妮莉亞的床鋪中找到,立刻用家教狠狠教訓了科妮莉亞。
      科妮莉亞也故意弄髒了洗好的床單,葛莉葉狠狠甩了她一巴掌。彼得與葛莉葉愈走愈近,兩人在郊外有了一次接吻,而維梅爾要求葛莉葉脫下女傭的帽子,葛莉葉不答應,但換了一條青色的頭巾,而維梅爾也在暗中窺見了她棕色的頭髮, 這也使得維梅爾似乎看透了她的全身。
      岳母為了畫作早日完成,遂主動提供女兒的耳環,維梅爾為她穿了耳洞,在戴上珍珠耳環之後,維梅爾也很快完成了畫,交給了凡路易.文。而維梅爾的妻子在嫉妒中將葛莉葉趕出家門。
    
    ◎ 劇情分析
      十七世紀荷蘭畫家約翰尼斯.維梅爾是荷蘭國寶級的畫家,留傳至今應該不超過五十幅,雖然廿世紀曾出現過許多維梅爾的畫作,就連納粹頭子戈林也曾收藏,但一名米格倫將維梅爾畫作「基督與淫婦」賣給納粹,戰後荷蘭政府指控米格倫叛國,最終在酷刑拷問下,米格倫才承認那些畫是他畫的,這使得鹿特丹博伊曼斯博物館,以高價購入而列為鎮館之寶的「以馬杵斯的晚餐」,在瞬間暴跌變得一文不值。
      這段故事已經被荷蘭名導演魯道夫.范登貝治拍成電影「真假維梅爾」。一舉奪得美國休士頓國際影展銀牌獎。
      而「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則是改編自崔西.雪佛蘭(Tracy Chevalier)的小說,其創作的主題敘述了維梅爾的作畫過程,與其周遭人物的互動關係,從而刻劃出一名畫家的內心世界。在創作過程中,如何將潛意識的慾望,轉化為畫布上的創作;另一方面,也詮釋了少女成長過程中,兼具了對顏色與光亮的敏銳,也從而從中延展了少女懷春的慾望,半張開的嘴唇,充滿了女性器官的誘惑,也使得畫家從中油然而生的創作觀點。
      一名創作者,在創作過程中,是寂寞而孤寂的,面對未來的創作,他必須要冷靜地觀察、尋找與自己頻率相通的焦距,這段過程若沒有引燃內心的悸動,那創作者將會陷入迷思,創作為之中斷。
      如果這幅畫是那雙珍珠耳環,那為何不由他的太太當模特兒呢?何況維梅爾不斷地與妻子生小孩,這顯示了他們夫妻之間有著某種程度的恩愛。但藝術家絕對很少會用道德標準來作為創作的依準。從另一個層次來說,藝術家在某些時刻必須以背俗的眼光,才能發現創作的焦距,驚鴻一瞥正是電光石火,一切的靈感便從那剎那之間產生了。
      但這只是表相的觀點,藝術家的創作,必須來自內在湧現而出的詮釋,而這背後的主旨神髓,卻都必定與創作者有相連的頻率。從眼、耳、鼻、舌、身、意中,必須要有與標的物的共融,而人類將這種共融,必然以最終極的歡悅作為準繩。也就是葛莉葉從身上散發的青春氣息,必然緊緊擄獲了維梅爾的心靈,在發現光與影的調融中,畫家掌握了瞬間即逝的美。但光是從眼睛的觀望,很難觸及深層的靈魂。
      印象派的雷奈爾幾乎與模特兒都有著一段情,而這些模特兒也都留下來為他打理家務,這種現象足以說明畫家的浪漫。維梅爾不管有沒有與葛莉葉有任何肉體的曖昧關係,但兩人卻是同時相互煎熬著對方。導演在處理這條線時,刻意以「乾淨」的手法來詮釋。
      葛莉葉其實也被挑動了慾望,於是她把慾望轉而發洩在屠夫男友彼得身上。然而這一條線又處理得過於簡單,可見主戲還是在葛莉葉與維梅爾身上。
      兩人曖昧的關係,其實是瞞不過維梅爾的岳母,但岳母為了龐大的家計,只能隱忍不發,甚至趁女兒不在,將那對珍珠耳環拿給葛莉葉,當作模特兒的道具。
      導演在這兒採用了影射與呼應,葛莉葉並未穿耳洞,葛莉葉將銅針交給維梅爾,當燒燙的長針刺過耳垂時,葛莉葉的呻吟與強忍的刺痛,在在都呈現了男女的第一次交融。
      其實導演也花費更多的心力,去呈現葛莉葉對光與影的敏銳、色彩的混雜,這是兩人能夠心心相印之處,這也是為什麼維梅爾回答其妻的責問:為何不以她為模特兒?維梅爾回答:因為她不懂。
      當耳環已確定被畫在葛莉葉的耳垂上,於是這對耳環便不再屬於其妻所有。在其妻將葛莉葉趕出家門時,女僕塔妮克送來了有封印的布包,裡面正是那對耳環。導演並未交待葛莉葉是住在何處?但維梅爾又是如何知曉她的所在?而最終葛莉葉一人站在市區的中央,她似乎無法決定未來的所在。但這並不重要了,因為葛莉葉戴著耳環之際,透過油彩的拓染,在那回眸的當下,早已將那段時空變成永恆。
      我們回頭再來觀賞「帶珍珠耳環的少女」這幅畫,究竟是什麼元素讓這幅畫成為永恆?是維梅爾?是葛莉葉?還是那對珍珠耳環?
      這些元素其實都是必然的,但若只是這樣,這幅畫一定不會如此的感動人,因為這幅畫欠缺了真正的神髓,那真正的神髓其實就是在繪畫過程中,兩人的感情互動,並在兩人的感情中所散發出的那份交融,於是我們在葛莉葉回眸之際,便能端視出她的渴望。
      當她卸下女僕帽時,維梅爾看見了她的頭髮,彼得曾與葛莉葉有親密關係,但卻沒有看見她的秀髮,這又是一段影射與呼應。
      葛莉葉微張的鮮紅小嘴,更是明顯的表徵,「戴」片既以名畫作為標的,當然導演也不能免俗地,以象徵的手法,來呈現人類潛意識的慾望。這是一種獨到的手法,如果真的用另類手法,來拍攝兩人之間的激情,當然也是一種賣點。但在這要真正強調的是,台灣影人並不擅長的印象語言,在這部影片中,其實提供了更多的線索與方向。
    
        更多精彩的導讀分析請上網搜尋「黃英雄電影部落」
    
    
    撰稿:黃英雄 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