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立圖書館視障電子圖書館

  • 字體縮小
  • 字體放大
  • 現在位置首頁
    用心看電影
    播放語音

    用心看電影

    劇情簡介及賞析
    [標題] 變臉遊戲(Nobody From Nowhere)

                       臺北市立圖書館 啟明分館
                           用「心」看電影
                    變臉遊戲(Nobody From Nowhere)
    
    講授人:黃英雄 老師
    放映日期:2020 / 8 / 1  下午 2:00
    
    片長:118 分鐘
    
    法國 / 2014年 / 輔導級	 
    
    導演:馬修.德拉波特(Matthieu Delaporte)
    主演:馬修.卡索維茲(Mathieu Kassovitz_
       瑪麗.喬絲克.魯茲(Marie Josee Croze)
    
    ◎ 劇情分析
        賽巴斯汀.尼古拉在尚巴房屋仲介公司上班,有一天一名夏爾波蒙表示要搬家,賽巴斯汀為這位開花店的男子找到住所後,常常在波蒙出去時,偷偷潛入他的房間,穿他的衣服與鞋子、製造面膜轉換是波蒙,也參加戒酒會,直到有一天波蒙提早回家,塞巴斯汀才落荒而逃。
      賽巴斯汀去看神父並懺悔,但在一名叫伊莉莎白的小姐打電話給他,希望為委託人德蒙塔特購買一幢幽靜的房子時,賽巴斯汀又再度興起仿冒德蒙塔特的衝動。賽巴斯汀似乎甚得德蒙塔特的賞識,也聽從建議買下阿爾波尼街的那間幽靜的房子。
      德蒙塔特原本是一名世界頂尖的小提琴家,但在波士頓的一場車禍,失去了左手的手指以及變成瘸腳,但這並不影響賽巴斯汀的衝動,動手複製面膜,並偽裝成他略胖的身形,但此時正巧德蒙塔特的舊情人來找,她表示已罹患癌症,希望他能好好照顧兒子文森,但德蒙塔特反而無情地將克蕾夢絲高乃伊趕出。
      德蒙塔特要求賽巴斯汀,再度為他在馬德里近郊找房子,賽巴斯汀表面答應,卻假扮成德蒙塔特打電話給文森,甚至約高乃伊週末一起用餐,由此稍稍讓這對母子釋懷。但就在賽巴斯汀闖入德蒙塔特屋子時,卻發現德蒙塔特已經上吊身亡,而家中的狗反而相當依存賽巴斯汀。
      賽巴斯汀決定將德蒙塔特的屍體載回去家中,並打電話到公司道別,然後開瓦斯引火。從此,他在斬斷自己的手指後,並去參加了「賽巴斯汀」的葬禮,也與自己的母親及妻兒見面,但卻無動於衷。往後他就一直以德蒙塔特的身份活著,並將德蒙塔特留下的名琴留給文森。因為文森要參加小提琴大賽,但毫無信心,於是「德蒙塔特」帶他在街頭站在車頂上演奏,果然引起路人圍觀,並獲得熱烈的掌聲。
      但在這時候,警察隊長德沃找上門來,因為在火災現場賽巴斯汀留下了線索,賽巴斯汀知道不妙,但依然去參加文森的演奏會比賽,也送一筆錢給伊莉莎白,並把狗留給高乃伊,也去保險箱內取出錢,但最終,他還是決定向德沃隊長自首。
    
    ◎ 劇情分析
      人的一生不滿百歲,但從另一個角度而言也不算短,主因是在生命歷程中會有所得;當然也會有所失落。其實每個生命(有情)都具有飽滿性具足性,而從中都能發揮所長或遊逸其中,知其實相智慧的人,便能從中領悟生命的真諦,反之茫然過一生,只知為生活奔波之人,便虛耗了生命,總認為無所得。於是看到四周的環境,似乎每個人都活得有滋有味,從而興起了羨慕與渴望。
      「變臉遊戲」便是在這種前提出現的電影作品,在電影中常常可以看到經過特殊化妝的演員,能裝扮成另一個人,但這種化妝術必須耗費多時,真正由自己翻模並成為另一個人的技術,在現在依然還是相當困難,因此「變臉遊戲」應該歸納在奇幻文學或奇幻電影之列。
      賽巴斯汀曾向神父告解「我再也沒辦法假裝……」,這透發了賽巴斯汀的自身窘境,但這樣的困頓卻是來自他躁動的心靈。身為一名仲介,雖然不是頂尖,但卻忽略了自身的價值觀,他始終覺得不如他人,遂不惜與妻子離異,也拋捨了自己的子女,也唯有如此,他才能完全變成另一個人。
      所謂變成另一個人,其實也只是裝扮成另一個人,並模仿他的聲音、手勢。更甚者,因為被模仿的人,都是透過賽巴斯汀仲介買賣房子的人,因此賽巴斯汀很容易取得鑰匙,並堂而皇之趁主人不在時,偷偷入住其內,從而享受他人的人生與生活。
      某種角度而言,賽巴斯汀並沒有陷害任何人,他只是希望體驗別人是怎樣過活,於是他也順理成章變成另一個人的世界。如果我們一生只能過自己的一世,那賽巴斯汀卻過了許多人的一生。
      其實編劇這個工作就是另一種「變臉」,當寫一齣戲時,編劇必須「變臉」,否則很難詮釋劇中人物的心境,而演員不也是光明正大的扮演其他人的角色嗎?所以說,每次的演出,編劇與演員都活了另一個人生,因此這變臉的遊戲便多了幾層的意義。
      曾演過「艾蜜莉的異想世界」,並且曾得過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獎的馬修.卡索維茲不愧是一名鬼才,「變臉遊戲」有別於「艾蜜莉的異想世界」,但從藝術的角度而言,卻是更為貼近人生,並在哲學思考上提供了有趣的新思維。任何一部電影其實都不應該分好壞,因為每一種呈現不都是一種火花的呈現?
      因車禍而退休的音樂家德蒙塔特,雖然在車禍之前擁有許多名與利,但其實他的生命一文不值。除了能高超地駕馭提琴,而創作出美妙旋律之外,他的生命是乾枯而自私的。有什麼理由讓他不想見曾經有過一段情的女子高乃伊,甚至也不見他的親生兒子?
      唯一的解釋應該是自卑,因為他從事業巔峰瞬間跌落谷底,或許因為一種恨意,導致他必須自閉,但這樣的人生意義又何在呢?
      反過來說,賽巴斯汀假冒的德蒙塔特,反而詮釋了另一種生命態度。賽巴斯汀讓兩個表相一模一樣的人,表現了截然不同的觀點,於是高乃伊與她的兒子,都因而得到了救贖。這段情節的設計,突顯了本片的高度,也是讓本片獲得極高評價的主因。
      從編劇的角度而言,這正是編劇學上所說的具象突變。一篇故事若無這個條件,整齣戲便陷入平淡之中。這是一個永遠不變的道理,而導演卻實際地展現了這份編劇理論。
      當你從一個身份改變成另一個身份時,不管是基於逃避,或者以享受的角度,其實並非簡單的二分法,反而必須重新擬定一種新的態度,來經營這個新的身份。是因為不同的存在,便會發現有不同的際遇,而每一種際遇正是一種現象,而每種現象,都必須花費更大的心力,去面對與解釋。
      但因為有真偽的問題,這倒也考驗了佔在不同位置上的人。而這正是人生必須面對的,因為位置的氛圍不同,若果由不同的人來面對,必然會產生新的變化,而這才是真正的人生,其真義卻是在互動的過程而非結果。依此而言,每次的交織其實才是生命的真實義。問題是,當你面對互動交織時,你會用什麼態度來面對,這也會呼應出你真正的人生觀。
      回過頭來,我們不妨探索生命的真實義究竟是什麼?小提琴家到了巔峰之際,卻不是真相,若擁有了更多的財富,似乎也不是真正的解答,那究竟會是什麼?
      答案其實就在日常生活的舉措。我活著,故飯來張口,睏倦即眠,聞聲微笑,卻是真義。
      這一段雖然是以唯識禪宗的角度說出真實語,只是期望讓生命多關注一份實相之義。生命原本就是真心與妄心和合運作,只是我們才偏重在妄心的世界,換句話說,我們太過依賴見聞覺知,反而把真實心拋棄而不自覺。
      「變臉遊戲」其實要訴說的主旨精神是更多,但卻令人不得不必須深入探索,因為隨手一探,處處都是玄機,端看自己的因緣與慧根。人也許可以變臉,但卻永遠不會「變心」,提供給大眾參考參究。
    
        更多精彩的導讀分析請上網搜尋「黃英雄電影部落」
    
    
    撰稿:黃英雄 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