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立圖書館視障電子圖書館

  • 字體縮小
  • 字體放大
  • 現在位置首頁
    用心看電影
    播放語音

    用心看電影

    劇情簡介及賞析
    [標題] 東京日和(とうきょうびより)(Tōkyō biyori)

                       臺北市立圖書館 啟明分館
                           用「心」看電影
              東京日和(とうきょうびより)(Tōkyō biyori)
    
    講授人:黃英雄 老師
    放映日期:2020 / 9 / 12  下午 2:00
    
    片長:100 分鐘
    
    日本 / 1997年 / 普遍級
    
    導演:竹中直人
    主演:竹中直人
          中山美穗
    
    禮讚:最佳音樂:大貫妙子
       第12回高崎電影節最佳女主角:中山美穂
       第22回報知電影獎最佳新人:松隆子
    
     
    ◎ 劇情分析
        島津是一名攝影師,拍攝的對象以女體為主,最近他以妻子陽子為模特兒,似乎想從創作上理出一條新的創作方向。
      陽子是很內向的人,她白天在一家旅行社上班,因不擅言詞,也常受女同事宮本的排擠。而島津邀了出版社的朋友來家中作客,陽子卻將女職員水谷叫成谷口,而且受到平田先生的糾正,這讓陽子相當難堪,她不願出去與眾人打招呼,獨自一人在廚房切菜,雖然菜已經切得很細,依然沒有停下切菜的動作。
      陽子的行為透發著古怪,島津不斷地向人道歉,但令島津困惑的是,陽子偶爾會無緣無故消失,卻又無法交待她的去處。島津偶爾會發脾氣,但於事無補,何況陽子又是如此的文靜。
      陽子有一天向公司的人說,丈夫島津發生車禍,而島津去公司澄清後,眾人均無法理解陽子為何要撒這個謊?島津反而要求公司保守這個秘密,以免陽子若知道謊言破局會相當難堪。
      島津回去後,發現住在一樓的小孩哲夫,被陽子帶到家中來,並且要哲夫叫陽子奶奶,叫島津爺爺。島津無奈,只能不悅地說他要喝哲夫喝的可爾必思。
      這個晚上吃飯時,島津要陽子替他裝添第二碗飯,但氣氛不好,陽子不為所動,島津憤怒地摔了飯碗,並責問陽子究竟出去時去了哪裡?陽子依然沒有回答。
      島津在電車上,看見一名穿納粹衣服的人,累得睡著了,於是他用照相機偷拍,結果被一女人告狀並鬧到警局內,但其實這人是一演員,臨走還拿一張DM給島津,於是島津與陽子去看戲,但因鄰座的人散發令陽子不悅的香水味,兩人提早出來。而陽子一直覺得週遭有蚊子,為了安撫陽子,他提議七月七日結婚紀念日去蜜月的地方柳川。但陽子卻買了女裝強迫哲夫穿,最終發現哲夫真正的奶奶時,她憤怒地將玩具丟掉。
      終於到了去柳川的日子,也回味了過往的甜蜜,但陽子又失蹤了,原來她累得躺在小船上睡著了。不多久,陽子因子宮肌瘤而亡故,水谷將島津的攝影專集送來,裡面全是陽子的倩影……。
    
    ◎ 劇情分析
      「東京日和」是取材日本攝影大師荒木經惟的攝影手札,這包括荒木經惟為妻子荒木陽子所拍攝的相片,透過緩慢而優美的調性,來呈現這對夫妻如何渡過美好悠閒、恬淡而恩愛的時光。「日和」正是風和日麗的寫照,形容的當然是攝影師對妻子無比的思念。
      故事是以倒敘手法來呈現,而時間軸則是用一隻寵物「裘洛」來詮釋,因為當時送來時裘洛很小,到陽子往生後,裘洛就長大了,這是高明的導演喜歡運用的時間軸,如此就不必在字幕上交代時間的過程。
      故事變成電影後,攝影師變成島津巳喜男,也是由導演主演,女主角就變成島津陽子,雖然故事很平淡,但要將陽子略具神經質,卻有時也會近乎歇斯底里的態度顯現,就顯得相當困難。
      島津看似無所事事,但其實他是一名專門拍攝女體的攝影師,電影中把這段刪掉了,或許是為了保有整部影片的調性與風格,而把島津的生命全部灌注在這本手札中,為了敘述陽子生病的過程,必須很細膩地呈現陽子詭異的行為舉止。
      事實上,陽子應該也是屬於憂鬱症或者是躁鬱症,而在片尾她的死因卻是子宮肌瘤,這種症狀其實大部份女性都有,只是大小不同罷了。而在停經後,很多的肌瘤就會逐漸萎縮。
      在台灣,很多無良的醫生為了業績,便會哄騙女性患者立刻手術摘除,甚至將子宮拿掉,導致最後女人無法生育,但其實若是肌瘤並不大,是不必手術的。
      陽子的症狀是子宮腫瘤,那就是癌症,嚴重時當然也會影響腫瘤的擴散。總之陽子是因為腫瘤而死,那之前所有的怪異行為,應該也是與之有關。
      陽子自己會知道嗎?也許較早期沒有這個訊息,也就沒有到醫院去檢查。但某些癌症,卻是在早期,就會促使患者有詭異而無法自圓其說的行為。
      陽子常常把一樓的小孩哲夫帶到家中(二樓)來,不但將哲夫當成女孩,甚至要哲夫叫她奶奶,也要哲夫叫島津為爺爺。這是相當怪異的舉措,但也不難理解,而這當然必須從陽子的內心世界說起。
      一定有某種身體的訊息,讓陽子內心世界產生極大的變化,這便自我連想到死亡這個議題。因此陽子便急著讓自己急速到達奶奶的位置,以此來添補今生可能的生命空缺,而這一段落是一種模擬性的,因為她必然也知道哲夫真的有一位奶奶,只要奶奶不在,陽子立刻化身為哲夫的奶奶,但當真正的奶奶將哲夫帶回之際,真身與分身立刻在對照之下,讓陽子這段因模擬而得的滿足瞬間破滅,因此陽子立刻將為哲夫準備的玩具丟棄。
      至於陽子為何將哲夫當成女生?這應該是由自身投射而出。換句話說,陽子從小到大,她的生命就是被教育成溫柔的女生。而女生的成長過程是她熟悉的,由此陽子也將自己僅知的生命過程轉移到哲夫身上。
      某種角度來看,陽子是喜怒無常的,而感受最深的是她的同事與丈夫島津。事實上,女同事宮本在公事上的處理能力,是遠遠不及陽子的。有電話進來,兩人同時接,陽子搶先一步接了電話,這自然使得宮本相當難堪,但有趣的是,來電者講的是西班牙文,而陽子卻應對自如。觀察這一場戲,應該從宮本的心態來看,她不悅陽子搶先接了電話,但也慶幸陽子接了電話,因為若是宮本接了,但若因不會講西班牙話,而將電話又交給陽子,那豈不是自己相當難堪?也因為這麼複雜又細膩的情緒無從宣洩,宮本便在主任面前取得優勢,而就某種角度而言,宮本與主任之間,可能存在著曖昧關係的。
      陽子為何向公司說丈夫發生車禍?這也是很複雜的心思。因為島津是一名攝影師,每天帶著相機四處閒逛,在常人眼中,可算是無業遊民,陽子也許不願讓人有這樣的想法,乾脆說丈夫車禍,這應該可抵消別人某種輕視的目光。
      另一方面,這也是陽子唯一在公司的主觀作為,她跟同事宮本與主任,基本上是無話可說的,但偶爾也必須與他人有著互動,因此撒個小謊,也算是與人的溝通。從常人的角度來看,陽子是相當離譜的,但從陽子的自身思惟中,她認為這一切都是合理的。
      島津在獲知妻子有這樣怪異的謊言後,反而要求公司同仁,不要揭穿陽子的謊言,因為只有他能理解,陽子某些不合理的行為,從而顯示了,這對夫妻的相知相惜。
      回到柳川當年蜜月之所,那是一家相當古典的日式旅館,而旁邊的川河提供的載客服務,號稱為日本的威尼斯。陽子在島津去理髮時,又失蹤了,焦慮的島津四處尋找,卻見陽子昏睡在船上。陽子在影片中趴睡的姿勢,其實是模仿荒木經惟為妻子拍攝的相片。
      最後要搭車回來時,陽子為了摘野花,延遲了上車的時間,雖然急急趕來,幸好列車長網開一面而延遲開車,而這位列車長,其實正是荒木經惟本人客串演出,這似乎也是另類的一種紀念亡妻的方式吧?!
    
        更多精彩的導讀分析請上網搜尋「黃英雄電影部落」
    
    
    撰稿:黃英雄 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