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立圖書館視障電子圖書館

  • 字體縮小
  • 字體放大
  • 現在位置首頁
    用心看電影
    播放語音

    用心看電影

    劇情簡介及賞析
    [標題] 請看著我(ちょき)(Eyes on ME)

                       臺北市立圖書館 啟明分館
                           用「心」看電影
                    請看著我(ちょき)(Eyes on ME)
    
    講授人:黃英雄 老師
    放映日期:2020 / 10 / 31  下午 2:00
    
    片長:96 分鐘
    
    日本 / 2016年 / 普遍級
    
    導演:金井純一
    主演:增田璃子
       吉澤悠
    
    
    
    ◎ 
    ◎ 劇情簡介
        直人與妻子京子結婚多年,一直沒有生育。直人在樓下開設美容院,二樓則由京子開設書法補習班。在當時有一名小女孩早希甚得京子喜愛,沒想到京子在四十歲左右因病而去世。
      直人在五年中,一直無法從妻子的死亡陰影中走出,這一天直人接到早希的電話,表示要來看京子,直人告知其妻已經身亡,但早希還是由同學小茜帶領她前來探視,原來早希已成為全盲的高中生,而小茜則是一名弱視者。
      秉持過去的叫法,早希還是稱呼直人為「剪刀先生」,雖然看不見,早希還是參觀了京子留下的書法作品「凜」,早希表示學校換了一名女老師,聲音很像京子,所以才會急切地想來看京子,沒想到京子已經過世。直人向朋友借了一輛車子,載她們回和歌山的盲人學校。
      兩人繼續保持聯絡,為了去接她,直人騎機車去,但早希因為恐懼而不敢搭乘,不得已只好搭公車。這一回,直人替早希剪頭髮,問她要什麼髮型,早希表示要剪成京子一樣的髮型。
      早希似乎心情很痛苦,在練習毛筆字時,竟然哭了,而更令她痛苦的原因,則是她母親之前對她家暴,在重擊下才使她失明。如今她的母親又入獄了,她因此提出一個疑問:「想見面不能見面;不想見面又常見面,到底那一種較難受?」
      直人喜歡喝茶之外,也喜歡聽黑膠唱片。這一回,他再去探視早希,終於答應坐上他的機車,戴著碩大的安全帽,腦海中有著無盡的想法。
      終於來洗頭的婦人有了閒言閒語;而早希也帶自己做的三明治給直人享用,兩人去參觀海豚,也為彼此照相,並到一家佛寺去寫願望。原來以前京子帶她來寺廟,也寫上願早希一切幸福。但這一回卻找不到那張紙條。
      小茜因嫉妒而偷藏早希的手機,這使得早希相當狼狽,好幾次陰錯陽差而無法聯繫,而學校也表示,明年畢業後,必須與母親同住。而直人自己上佛寺,看見早希竟一人費盡千辛萬苦而上佛寺,寫了「繪馬」:「願直人一切幸福」, 於是直人買了一輛車,也正式邀請早希在畢業後,兩人能住一起,他為人理髮,早希則為客人按摩。
    
    ◎ 劇情分析
      這是一部有關視障者尋求愛情的故事。
      早希因為母親性情暴烈,在她小時候對她施暴,導致早希視力全失,不得不進入和歌山的盲人學校就讀。影片中並未談及,早希剛剛失去視力時的痛苦與不適應,但從明眼人瞬間變成視障者,這個衝擊是相當強烈的。從此她住在學校,不再與母親一起。雖然母親後來因案而再度入獄,但也使她暫時脫離恐怖的夢饜。
      影片開始時,早希已經能適應學校的生活,也能以點字版閱讀,對於學校的教導與日常生活,她適應的非常好,只是她的生命過程中,似乎只有書法老師京子與她的先生「剪刀先生」。
      高中二年級,似乎也開始有著男女交往的迷思,但除了小時候對剪刀先生的印象之外,似乎就不曾有過其他男人的影子殘留在腦海當中。
      早希主動打電話要找京子,這是值得探索的,因為她並不知道京子已經死了五年,這也表示直人夫妻也不知道,早希受到母親霸凌而失去視力。雙方見面時竟呈現如此不堪的人生囧境,似乎也只能怪世事無常了。
      若從另一個角度而言,早希要結交男友並非不可能,只是她開始懂事後,所見的人、事、物實在有限,因此她只有封閉自己,讓自己活在屬於自己的黑暗世界。
      這種感覺,導演用了一個極佳的映象畫面,那就是那頂碩大無比的安全帽。早希的內心世界應該就是這樣吧?自己被困在一個硬殼中,無法動彈,唯一的動力是來自直人的機車駕駛。
      人的命運也許很複雜,但當掉入深淵而無法動彈之際,還會有什麼仰望?早希似乎完全喪失了活下去的動能,除了學校的教學之外,應該只剩下來自直人的溫度了。因此在海灘行走時,她主動表示要牽直人的手。
      一般人行走在海灘上,應該是最安全的所在,又寬又廣的海灘沒有任何阻礙物。但對視障者而言,反而令人忐忑不安,這也許反而出乎一般人的意料之外,因此對待視障者,除了同理心之外,尚須一份更細緻而更關懷的體貼之心,這一點是相當重要的。
      小時候,京子曾帶早希到佛寺,也留下了一張祝福之語,寫著:願早希一切美好。多年後早希與直人想要找到這一張紙條,那是不可能的。但也因為如此,早希以身為視障者,獨自以白手杖自行回到禪寺,並為直人寫下祝福的話,但這一切都是她獨自完成的。
      正因為手機被惡意藏起來,她不顧跌倒的傷痛,毅然決然回到禪寺,這大大地感動了直人。如果一名視障者能以感激的心情如此待他,那直人應該要用什麼態度回應她呢?
      高中二年級算是未成年,直人與早希的互動,慢慢引起了閒言閒語。一名中年婦女郁美也不時諷刺直人,雖然她是單身,為何閒言閒語不會發生在她身上,甚至抱怨男大女小的結合,社會不會有什麼指責,若是女大男小,那必定鬧得滿城風雨,郁美感嘆,這種社會風氣實在讓男人賺到了。
      其實台灣近年,也有更多女大男小的結合,這說明傳統的觀念一直在變化,沒有對或錯的問題,只有感情是否交織的問題。在外國,也曾有過六十多歲的阿嬤,嫁給二十歲左右的小伙子。剛開始,聽說婚姻美滿,但後續就沒有其他的消息了。
      就連直人的好友也對他提出警告,畢竟社會的輿論是不能忽略的。直人否認了,但他的內心卻是極度矛盾的,難道他自己真的沒有動情嗎?
      這種淡如水的影片與故事,其實是很難詮釋的,也就是沒有任何衝擊的大事件,男女的感情世界又是如此的含蓄,對一名編劇甚至導演而言,都是相當困難的。但金井純一能將這麼清淡的題材拍成動人心弦的影片,其實是相當不容易的。
      台灣面對視障者的體材,大部份以記錄片來處理,紀錄片當然也有其表現的另一個面向與層次,但戲劇節目在透過精密的安排,當然也就會更加吸引人了。
      直人在妻子逝世五年後,依然以單調的生活來表現對京子的懷念。就連京子的母親也看不下去,希望把京子的相片拿到她那兒,因為這樣對直人也較沒有負擔,尤其當她看見直人與早希在家中見面時,遂假意入內上香,但卻偷偷帶走京子的相片與神主牌。
      其實這也很容易解決,只要再分靈另一面的神主牌,不就解決?只是由自己的母親為女兒上香,在情理上,似乎有些令人困擾的事會被討論。
      然而這似乎真的是直人的魔咒,畢竟人死不能復生,眼前又有一位亟需人照料的視障者,何況早希也是京子心中最疼愛的孩子。只是沒想到,後面會發展成早希取代了京子的地位。
      也許你不同意這個結局,但不能否定,早希目盲的那種無助又無辜的表情,其實是很吸睛的。也因為如此,使得這部影片就更具可看性了。
    
        更多精彩的導讀分析請上網搜尋「黃英雄電影部落」
    
    
    撰稿:黃英雄 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