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立圖書館視障電子圖書館

  • 字體縮小
  • 字體放大
  • 網站檢索
    現在位置首頁
    用心看電影
    播放語音

    用心看電影

    劇情簡介及賞析
    [標題] 單身動物園(The Lobsterr)

                       臺北市立圖書館 啟明分館
                           用「心」看電影
                      單身動物園(The Lobsterr)
    
    講授人:黃英雄 老師
    放映日期:2021 / 11 / 6  下午 2:00
    
    片長:119 分鐘
    
    希臘 / 2016年 / 輔導級
    
    導演:尤格.藍西莫(Yorgos Lanthimos)
    主演:班.維蕭(Ben Whishaw)
       柯林.法洛(Colin Farrell)
    
    提名記錄:評審團獎 坎城影展最佳劇本獎 
              歐洲電影獎最佳影片獎
    獲獎記錄:評審團獎 歐洲電影獎最佳編劇
    
    是2015年的歐洲科幻反烏托邦黑色幽默愛情片
    
    ◎ 劇情分析
        大衛是一名建築師,其妻不知何故與他離婚了,在這個屬於未來的世代,若淪為單身漢就是一名失敗者,因此就必須進入特殊的療養旅館45天,若在期間能認識另一半,就能搬入雙人房,甚至有爭執時,也能配給一名女兒以做為感情的調劑。
        大衛認識了另外兩名單身男性「羅伯」與「約翰」。而他進入旅館時,帶了一隻狗「鮑伯」,因為若不能在指定的時間內再度結婚,就會被送入手術室,變成他想要變成的動物。鮑伯就是這樣變成一隻狗。
        要找對象似乎要找有某些相似的景況,譬如約翰看上一名剛來會流鼻血的女子,於是他每次與她約會,都會用重力撞擊自己鼻子,表示兩人有著相同的景況,於是兩人很快住入雙人房,只要再去遊艇住一星期,就能回到社會過正常人的生活。
        一個喜歡大衛的女人曾向大衛表達愛意,但大衛婉拒了,女人於是跳樓自殺身亡。而大衛看上了一名短髮的女人,兩人一起在按摩浴缸中發現彼此是天生一對,於是兩人住進雙人房。然而兩人雖有作愛卻沒有感情,而短髮女子卻殺了鮑伯。大衛哭了但不敢承認,短髮女子於是揪大衛的衣服去見經理,但幸好女侍暗助,而用麻醉槍迷昏了短髮女子,並拖她至手術室把她變成動物。
        大衛逃到樹林,卻遇上了一群反抗軍,這群人在樹林也有規則,男女不准調情,也不能接吻,否則會被刀子割爛嘴唇。
        女侍也無法忍受旅館制式洗腦的日子,她其實與森林的女領導有聯絡,時常供應女領導一些日用品。女侍有些近視的毛病,而大衛也是,於是他藉此開始追求女侍,並常捕兔子送給女侍吃,在發覺另一男人也送女侍兔肉時,大衛生氣質問,所幸這男子並未近視,大衛這才放下心來。但在去拜訪女領導父母時,女侍與大衛情不自禁的相擁接吻,這激怒了女領導,於是騙女侍去醫院,並弄瞎了她的雙眼。大衛慢慢訓練女侍習慣視障者生活後,便帶她逃離森林,而為了與女侍有相同的景況,於是大衛也將自己弄瞎了。
    
    ◎ 劇情分析
        被稱為鬼才的希臘導演尤格.藍西莫,這回以跨國資金第一次拍攝英語影片。投資者有英國、希臘、法國、荷蘭與愛爾蘭,而導演也沒有讓投資者失望,在坎城影展中拿下評審團大獎,並在歐洲影展中拿下最佳劇本獎。
        這是一部虛構的,反烏托邦的黑色科幻電影。其時空是指在未來的某些時刻,人類的生活在逐漸僵化之後,便把婚姻制度視為完美而無懈可擊的現象,正常人必定是一男一女的生活,如果婚姻出現了裂痕從而離婚,那單身的人必定要被送入到特定的旅館中,在這兒四十五天之中必須找到另一半,在透過考驗後終於結婚,才能回到正常的社會繼續生活。
        有趣的是,旅館內常常以行動劇表演單身的危險;而若是夫妻兩人一起生活,則在一方危急之際,另一方能給予適度的援助。
        這種屬於人性的問題,竟然必須以教條式的方法來為眾人洗腦,看起來實在荒謬,尤其在規定時間內無法完成配對,那就會被送入手術室中,將之變成他自己想變成的動物。譬如不善言辭的羅伯,就渴望變成鸚鵡,這是極度的心靈反差,而約翰看上一名常流鼻血的女人,為了追求她,每次都在約會前用重物撞擊鼻子。
        然而這又觸犯了另一條律法,就是說謊。但就算看似有規律的社會,人依然無法臣服在荒謬的規則中,畢竟來自內在的自性反應,那才是一個任何體制都無法侵犯的所在。然而在這個世界中,單身而說謊,則是會被送入手術室中,將之變成動物。
        人類不也是動物嗎?也許人類在現實生活中,有許多無法如願的心願,很多人都希望變成貓或狗,也許是因為貓狗是人類的寵物,不必在日常生活中擔驚受怕,也不必負擔什麼責任,所以成為大家的首選。
        大衛進入旅館時,就帶了一隻狗「鮑伯」,大衛一直稱鮑伯是他哥哥,這表示鮑伯也離過婚,也在四十五天中無法完成再婚的願望,於是他被變成一隻狗。
        大衛看上的短髮女子,他們有著某些的同好,如泡按摩浴缸,於是兩人很快住進雙人房,但短髮女子與大衛其實並沒有感情,這也相當諷刺了這種荒謬的體制,因為兩人也許都想利用對方而早日離開旅館。
        但短髮女子似乎志不在此,她狠狠踹死了鮑伯,大衛流淚被發現,並極力表示自己沒有哭,但短髮女子便將他揪往經理室,因為這樣短髮女子就可增加住宿的天數。這不正是一種仇恨的鬥爭嗎?而在我們當今的世界上,不也處處充滿這類的劣根性。
        許多人當然也無法忍受這種生活,於是逃亡進入森林中,而旅館內的人會分配到一把槍,並配二十發的麻醉針,只要射昏一名逃脫者,就能增加在旅館的住宿天數,這近乎是血腥動物的相互攻擊,但在這個體制下,一切都是屬於正常的。
        大衛在殺死短髮女子後,也在林中變成逃脫者,很快地就加入這些脫逃者的陣容。但這又是屬於另一個社會體制,在這兒不能談戀愛,就連接吻也會遭利刃割唇,與旅館的體制相較雖然不同,但卻又是另一種違背人性的環境。原本在旅館當女侍的女人,也投身到森林中,她與森林的女領導原本就認識,以前常常偷一些日用品送給女領導,甚至偷了門卡突襲女經理與她丈夫的房間。
        女領導要丈夫殺了女經理,丈夫為了自己的生存,竟然真的開槍,但卻是空槍,這無非說明了極度標榜夫妻體制的社會,是極度脆弱的。然而兩個看似相反的社會,其實還是漏洞百出。
        我們必須探索的是,究竟是社會體制影響了人?還是人自己創造了這些體制?其實各種因素都有,而最終都會牽扯到人性的問題。人性之所以常常主導人的行為,正因為是相當的複雜與多變。佛法中曾提及人性的由來,並非孟子的本善也非墨子的本惡,而是累世的行為,導致有著每個人各自的習氣種子。
        基於此,在面對一件相同的事時,每個人所要面對而做出的決定都不會相同的,其原因當然是來自個人的習氣種子,於是人就變得更複雜了。
        人也是動物,但與其他動物不同的是,很多動物不會屠殺同類,但只有人類的心性才是最可怕的,不僅會陷害同類,更甚者,國與國之間不也不斷研發武器,企圖去消滅另一個國家。請注意,要打敗甚至毀滅一個國家,這表示將會毀滅多少同類,但遺憾的是,竟然從來就不曾有人會從這個角度作出批判。
        從這個角度來看,所有動物中應該是最可怕的動物,但人類卻不自覺。像大衛就曾表示,他如果要變成動物,他的選擇是龍蝦。因為龍蝦可以活上百歲,而且永遠有性生活。大衛的想法顯示了,他在日常生活中出現的某些缺陷,因為人類除了性生活之外,也還必須有彼此的關懷與安慰。但龍蝦就比較自我,可以隨心所欲地過自己的日子,這種選擇是相當有趣與值得思考的。
        「單」片是一部值得一看再看的影片,未來的世界會是如此嗎?這表示人類的思緒,走入了一個不見底的深淵,而永遠無法回頭。
    
        更多精彩的導讀分析請上網搜尋「黃英雄電影部落」
    
    
    撰稿:黃英雄 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