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立圖書館視障電子圖書館

  • 字體縮小
  • 字體放大
  • 網站檢索
    現在位置首頁
    用心看電影
    播放語音

    用心看電影

    劇情簡介及賞析
    [標題] 進擊的大媽((Woman at Wa)

                        第六屆「KEEP WALKING 夢想資助計畫」
                              臺北市立圖書館 啟明分館
                        用「心」看電影 - 為視障朋友重塑電影
                              進擊的大媽((Woman at Wa)
    
    講授人:黃英雄 老師
    放映日期:2022 / 1 / 8  上午 9:00
    
    片長:101 分鐘
    
    冰島 / 2018年 / 輔導級                                     
    
    導演:班尼迪克.艾靈森(Benedikt Erlingsson)
    主演:郝朵拉.傑哈德(Halldóra Geirharðsdóttir)
    
    禮讚:2018坎城影展影評人週單元SACD獎
       2018高雄電影節 氣勢首映
    
      曾參與演出拉斯馮提爾《老闆我最大》的班尼迪克艾靈森(Benedikt Erlingsson)演而優則導的第三部長片作品,之前曾以趣味橫生的導演作品《愛馬士》入選金馬奇幻影展
        《海鷗》冰島梅莉史翠普 影后郝朵拉傑哈德(Halldóra Geirharðsdóttir)動人又動感的細膩演技,時而大快人心、時而膽戰心驚!幽默神揣摩《飢餓遊戲》經典橋段
    
    ◎ 劇情簡介
      漢拉是冰島一名四十九歲的單身女人,平常參加合唱團,過著寧靜安和的日子,但其實她是一名相當執著的環保人士。在聽到中國即將到鎮上投資鋁鋼工廠,為了不使家鄉受到污染,頻頻向政府與冶煉廠抗議,但不受到理會,於是漢拉以弓箭射出鐵索在高壓電線上,導致失去電力後冶煉廠便蒙受極大的損失。
      警方似乎早有防備,開始追逐漢拉。漢拉避開種種追緝,幸好受到同樣來自艾維克的一名農夫之助,讓她開走他的汽車,而得以順利逃脫。
      冶煉廠的經理發表嚴重聲明,卻使警方誤抓了一名剛出獄的年青人。而漢拉此時接到通知,謂她認養女兒的申請已經批准,但必須要有另一名監護人,也就是她的雙胞胎姐姐阿莎。
      姐姐同意她認養烏克蘭的四歲小女孩,但姐姐表示,她正好要去印度的靜修院,因為知名的大師東尼納達,願意讓她去學習打坐、淨化心靈兩年。
      漢拉的破壞行動被稱為「山之女」,警方與政府並沒有退卻的打算,於是漢拉決定在去烏克蘭之前,再幹一件更大的。這一回,她將工具帶了齊全,用電鋸鋸斷鋼絲,但在最後一根時,電鋸卻沒有了電,於是她用鋼鋸奮力鋸斷,卻不慎被彈開的鋼索割傷了手,留下一灘血跡在地上。
      警方使用無人機開始追擊,漢拉早有防備,她不時躲入挖好的地洞,也潛入水中過河,更將一頭羊殺了之後,披上羊皮,而避開追擊。最終,她還是逃到農夫家中,農夫將近乎虛脫的漢拉抱至溫泉,讓她很快恢復體力,也用車載羊群,而讓漢拉躲在裡面,而逃過一劫。
      漢拉欲往烏克蘭,卻在機場遇上警方要檢視每個人的血跡而又撤回,但這回漢拉嘔吐不已,她也因而向警方自首,但中國已經卻步而撤資。
      姐姐來探監,她告訴漢拉,要去烏克蘭帶四歲的妮卡回來,而姐姐早就連絡農夫破壞高壓電,造成停電。兩人趁黑暗互換了衣服,使得漢拉得以離去。
      漢拉終於見到四歲的妮卡,她將帶小女孩離開四處淹水的烏克蘭回到冰島。
    ◎ 劇情分析
      這是一部非常經典的環保議題電影,由冰島的影后,號稱冰島的「梅莉史翠普」郝朵拉·傑哈德領銜演出。而這部影片的出發點,是中國欲與冶鋁鋼廠合作,而這將引發更多的汙染問題。照理說,這部影片應該會在中國禁演,但意外的是,中國竟然可以放行,究其原因,中國到冰島投資的議題,都是由冰島的官員提出說明,是屬於暗場帶過,應該不至於有太多負面的反應。
      漢拉已經四十九歲,雖然在政府單位中有其密友,負責提供各種資訊,這個角色份量不多,但多少也提供了戲劇當中的盲點。有趣的是,她晚上睡覺前,會把手機放在冰箱中,這應該有兩種可能性,第一是隱藏她的形跡,不讓她這名「山之女」的行跡曝光,其二可能是不願讓家中充滿手機的電磁波。這充份實踐了環保人士的精神與理念。
      漢拉允文允武,她平常是合唱團的指揮,但暗中對抗環保議題,更是讓政府始終追緝不到的高地救星「山之女」。在她得知中國外資欲來投資鋁鋼製業時,她知道這勢必會影響當地的環保。
      漢拉在抗議無效後,便決定採取破壞的方式,企圖逼迫外資撤退。於是在電影的第一場,便出現漢拉的行動。令人訝異的是,她並非使用先進的武器,反而是採用復古的弓箭,是那種在奧運會中比賽用的弓箭。這段畫面,在過去台灣的新聞局一定會剪掉的,因為怕民眾會依樣畫葫蘆,導致國內電力遭受破壞。但這樣的想法,只是一種箝制人民思想自由的掌控模式。以現今的社會觀念而言,從網路上學到的各種方式,往往超過漢拉的行徑,只是真的沒有人會去學漢拉的做法。
      這麼激進的漢拉,會不會在行為上是一條單行道?她考量的是儘量讓自己擁有一個較為完整的家,因此很早就提出領養女兒的申請手續。這一點,便充分表現了女性溫柔的一面。
      因為延展出這一條支線,使得漢拉這個角色性格,憑添了更多厚度與力量。遠在烏克蘭的四歲小女孩,正在等待漢拉的救援,因為烏克蘭的戰役,使得女孩成為孤兒,這由尾場破敗的公車,以及公路淹水的情境,不難窺見一二。漢拉展現了母親的溫度,展開認養的旅程,使得「山之女」展現了女人另一種面向,而非只為環保成為鬥士的蠻幹極端的印象。
      冰島與挪威一樣,其祖先均為維京人,早年的海盜勇猛精神,自然會有著傳承,而古老的歷史,在影片提及的男女關係,是相當有趣的。也許是一種文化,也許當時的社會氛圍,男女關係就顯得複雜。因此救過漢拉的那位農夫,就半開玩笑地表示,既然老家是來自同一個地區,也許兩人之間會有著血緣關係。漢拉也半開玩笑的認為,農夫可能是她的表兄,就連姐姐後來去找農夫,幫忙策劃入監獄救漢拉時,也稱他為表兄。
      從這些半開玩笑的曖昧對話中,充份顯示了冰島過往的生活與歷史,從而顯露維京人血液中,流著堅毅的鬥志與剛猛。
      而這部影片最為特色之處,便是不時穿插兩組人物,不斷的出現。一組是樂隊,肩扛喇叭、手風琴以及大小鼓,不時配合著漢拉的心情,而變奏不同的樂風。但這是屬於暗場人物,雖然出現在畫面,但卻與劇中人物沒有過交集,所以可以用映象語言的詮釋,這個樂團的音樂,呈現了漢拉的心情其實與祖先的文化息息相關。
      另一組則是三位身著古時冰島服飾及花朵的婦人,她們也會在適當的時機出現,一樣沒有跟漢拉交集,但觀眾卻可以感受,像是祖靈的叮嚀與託付,不時喚醒漢拉的母性力量。從這兒的觀點,也可以探索到,早期的冰島社會,也許也是母系社會,而這一點,也正好呼應了,漢拉姐妹始終沒有嫁人的原因,因為從家庭的角度而言,女人永遠是家庭的重心。
      漢拉與姐姐互換身份而得以逃出監獄,從而去烏克蘭領養女兒,這段戲反而蓋過了環保議題的奮鬥,直接呈現了女性的生命力道。在烏克蘭,她見到了四歲的女孩,兩人共同在畫作上做了呈現,也表示了共組家庭的渴望。
      當破舊的公車拋錨在淹水的公路上時,漢拉抱起女孩涉水而過,而三名婦人竟也隨行而且不斷地歌唱,似乎在保護著漢拉維繫著母親的力量,這是一場令人驚嘆的安排,虛擬人物與真實世界相互聯結,但絕對沒有違和感,反而更加呈現一股訴說的力量。
      類似這種襯底影射的手法雖非獨創,但卻很少有人敢嚐試,因為觀眾不見得能夠接受或領情。以台灣觀眾而言,應該是如墜五里霧中。若是台灣導演敢於嚐試,說不定會被罵得狗血淋頭。
      姐姐為何心甘情願替代入獄,其實編導早就埋下伏筆,從事精神修煉的人,不管去印度或獄中,她應該都會閉目打坐,也許姐姐也會突然領悟,去印度也只是打坐,在獄中也是打坐,因為外緣一切虛妄,唯有專心領納真實心的存在,那世界就會成為一真法界。姐姐入獄前,必然是有這一番領納的。
    
        更多精彩的導讀分析請上網搜尋「黃英雄電影部落」
    
    
    撰稿:黃英雄 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