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立圖書館視障電子圖書館

  • 字體縮小
  • 字體放大
  • 網站檢索
    現在位置首頁
    用心看電影
    播放語音

    用心看電影

    劇情簡介及賞析
    [標題] 浩劫奇蹟(The Impossible)

                                         
                        第六屆「KEEP WALKING 夢想資助計畫」
                              臺北市立圖書館 啟明分館
                        用「心」看電影 - 為視障朋友重塑電影
                              浩劫奇蹟(The Impossible)
    
    講授人:黃英雄 老師
    放映日期:2022 / 3 / 5  上午 9:00
    
    片長:114 分鐘
    
    西班牙 / 2012年 / 輔導級
    
    導演:胡恩.安東尼奧.巴亞納(Juan Antonio Bayona)
    主演:伊旺.麥奎格(Ewan McGregor)
       娜歐蜜.華茲(Naomi Watts)
    
        僅管無情洪水帶走一切,人性光輝卻永不磨滅!
    
    
    ◎ 劇情簡介
      2004年十二月廿六日,亨利帶著妻子瑪莉雅及三個兒子盧卡斯、湯瑪斯與賽門去泰國普吉島的拷叻,入住高檔的蘭花渡假村,當晚遊客一起放了天燈,而第二天孩子們獲得了聖誕禮物。
      一家五口去游泳池游泳,此時傳來怪風,接著海浪轟隆地湧上岸,第一波海嘯立刻將所有的人淹沒,瑪莉雅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浮上水面並攀住一棵大樹,但卻發現大兒子盧卡斯正被水流走,瑪莉雅奮不顧身再躍入水中搭救,兩人最終爬上了一棵橫在半途的大樹幹。而在這之前,瑪莉雅也從枝葉中救了一名小男孩丹尼爾,而這波是第二波海嘯的攻擊。
      瑪莉雅傷勢嚴重,被村人救出並送往醫院,但此時丹尼爾卻失蹤了。在醫院中,瑪莉雅被誤為穆莉兒.巴恩斯,差一點被當成死者。
      另一方面,亨利也在海嘯中腿部受傷,但在努力尋找下,在兩棵樹上分別找到兒子湯瑪斯與賽門,救援隊欲撤離,因怕海嘯會再來襲擊,亨利要兩個小孩相互照顧,因為他必須留在這個地方,尋找失去蹤影的瑪莉雅與盧卡斯。很多人把失去的家人名字交給他,希望若有找到可以聯絡,讓對方知道自己家人還在。
      夜晚一群男人圍在一起,亨利見一男人有手機,遂要求借他打回美國通知他父親,男人表示他也在等待家人,希望長話短說,亨利向父親表示找到兩個孩子便哭泣了,亨利掛了電話,男人卻表示亨利應該把話講完,於是亨利又告知父親,他有決心要找回瑪莉雅與盧卡斯。
      亨利幾乎走遍了所有的醫院,但就在最後一個醫院時,好幾次與傷勢愈來愈嚴重的瑪莉雅錯身而過,也與盧卡斯在樓上樓下的奔跑中失之交臂,賽門因小便急而跳下車,湯瑪斯也跳下卡車,卻意外發現盧卡斯,三兄弟重逢相擁而泣,此時亨利也正巧趕來,盧卡斯告知瑪莉雅要開刀手術,亨利立刻在瑪莉雅旁邊打氣,然後目送瑪莉雅被推入手術室,盧卡斯也於此時看見丹尼爾與父親重逢,這使他感到從未有過的喜悅。最終瑪莉雅手術成功,保險公司以專機送他們全家至新加坡繼續治療。
    
    ◎ 劇情分析
      日本的311海嘯聞名全世界,但在之前泰國的普吉島發生的海嘯似乎威力更強,只是前者毀滅了核電廠,也是人物聚集的城市,因此也較易成為世界討論的焦點,而普吉島的海嘯相較之下就變得較被輕忽了。
      這部電影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全家五口在大災難之後,歷經生死的邊緣,最終能夠團圓,這是相當幸運的,但電影中,還是在災難之後,呈現因歷經生死交關,而使得劇中人物,有了成長與生命認知,這是這部電影相當成功之處。
      猶如劇中人物所言,真正害怕並非是面臨海嘯衝擊的當下,反而是在強烈衝擊之後,面對一切被破壞殆盡之後,心中陷入一種全然的荒蕪與空茫,瞬間從天堂掉入地獄之中,這是任何人都很難承受的。
      人在激烈的海流中即將窒息,那會是什麼感受?導演不斷地採用黑幕來詮釋這個生與死的中界點,讓觀影的人幾乎也陷入窒息之中,這是一次相當成功的呈現,也更能表現出導演的才華。
      片頭在蘭花渡假村之中的歡悅,來對照海嘯之後的場景,自然就能體會到什麼是「無常」。而放天燈的那一幕,也表現了預言與日後的呼應。亨利一家人放的天燈是飄向天空,但卻跟大家的天燈脫了隊,兒子不斷地質問,所幸最後他們的天燈也「歸隊」了。那前面的脫隊,是否在預言他們這家人在即將到來的大難當中,會有與眾人不一樣的結果與命運。這是屬於電影美學中的呼應與預言;這種設計是相當高超的,台灣的電影創作者,在這方面的觀念是相當薄弱的。
      生與死總是只在一線之隔,沒有歷經類同的經歷,是很難感受從而有真正的感動。一陣海嘯襲擊而來,身處在水中的人便有了不一樣的命運。首先,亨利一家都是很會游泳的,這是一個活命的先決條件。就算如此,瑪莉雅還是在水中喝下髒水與雜物,在吃了一口橘子之後,立刻將雜物吐出。
      劇情兵分二路,瑪莉雅與大兒子盧卡斯是一條線,也是戲劇的焦點,而這段戲不僅是盧卡斯的噩夢,也是觀眾心中最沉痛的痛。
      瑪莉雅原本已安全攀上樹上,但正巧看見盧卡斯被水流走,於是她奮不顧身又撲入水中,這也才讓母子重逢,但瑪莉雅卻也因此而受了重傷,所幸她是醫生,立刻用布條為自己止血。但若綁得太久,腿的顏色變黑,那就必須截肢,這個觀念她一直交待盧卡斯,而兒子在發現母親的腿已經變色時,才能警覺地向醫護人員反應。
      一個原本是觀光勝地的所在,卻在兩陣海嘯之後瞬間成為廢墟,這是上天的力量?還是有某種的原因所致?有些緣由牽扯太廣遠,也並非由世間法就能詮釋清楚,在事件對比下,人類是相當脆弱與渺小的,大自然的力量有時代表著某些訊息,但當訊息真正出現在我們面前之際,也不見得是每個人都能看得懂的。
      手機在這個世界已經變得相當普及,但在大難之後,所有的文明產物,也在瞬間變成無用武之地,這一點是值得大眾深思的,這深切地呈現人類與當前的一切進步,是全經不起任何考驗的,但人的直覺有時是很真實的,問題是你有沒有辦法理解其中的奧秘。
      第一場,在飛機上亨利與瑪莉雅突然為一件事而爭執,究竟出門前是否有設定警報器?兩人爭論不休,其實這是一個相當深奧的佛學問題。在唯識學中說,每個人的真心創造出十八界的虛妄的心,但真心卻不住在十八界與五蘊之中。但每個人若欲作什麼,雖尚未付諸行動,真心一定提早知道。
      所以瑪莉雅突然想到警報器的問題,若不是在飛機上,說不定他們會回家查看,但此刻卻無法回頭,但此時真心其實已經預知即將發生的災難,只是慧力不夠,因此也只能用其他的理由,看看是否能完全排除這場磨難。
      從這一場中,充份說明了第一義諦的真義,但如果是日後必須承受的業緣,卻都是必須要去承受的。而瑪莉雅以醫生的慈心,不顧盧卡斯的反對,在一堆葉枝下救出丹尼爾,而最終在醫院,盧卡斯見到丹尼爾與父親團聚,他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整個結構不僅呈現盧卡斯心境的改變,而家人相互的懸念,轉化成真正的關愛,而這種願意承擔的力量,使得全家面臨的衝擊,終能一一化解,從而產生另一種神奇的力量,而足以扭轉乾坤。
      生命的價值觀,其實不在位居高津或家財萬貫,而是對有情與萬物的寬容之愛,這種愛的心是柔軟的,是絕對不求回報的付出,不管是救自己的家人或者不認識的人,瑪莉雅確實有著這種寬容的胸懷;而夫妻重逢之際,瑪莉雅已經即將油盡燈枯,她幾乎沒有活下去的力氣,因為她要休息了,亨利卻說那不是他回來找她的理由。或許就是這樣的絕對之愛,於是瑪莉雅脫離了險境,全家被送往新加坡繼續治療。
      災難是極其可怕,但卻能以愛來對治,本片提供了這種真確的詮釋。
    
        更多精彩的導讀分析請上網搜尋「黃英雄電影部落」
    
    
    撰稿:黃英雄 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