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立圖書館視障電子圖書館

  • 字體縮小
  • 字體放大
  • 網站檢索
    現在位置首頁
    用心看電影
    播放語音

    用心看電影

    劇情簡介及賞析
    [標題] 午後七點零七分(Le Samourai)

                                         
                        第六屆「KEEP WALKING 夢想資助計畫」
                              臺北市立圖書館 啟明分館
                        用「心」看電影 - 為視障朋友重塑電影
                            午後七點零七分(Le Samourai)
    
    講授人:黃英雄 老師
    放映日期:2022 / 7 / 2  上午 9:00
    
    片長:105 分鐘
    
    義大利、法國 / 1968年 / 輔導級
    
    導演:讓.皮埃爾.梅爾維爾(Jean-Pierre Melville)
    主演:亞蘭.德倫(Alain Delon)
       娜塔莉.德隆(Nathalie Delon)
    
        一部1967年法國新黑色犯罪電影
    
    ◎ 劇情簡介
      職業殺手傑夫,今天接了一件謀殺夜總會老闆馬特的指令,他先在家中休息抽煙,時間到了,就偷一輛雪鐵龍,然後換了車牌。在進入夜總會時,舞台上一名混血的美女瓦萊麗正在彈奏鋼琴,而在傑夫殺了馬特時,正好與瓦萊麗正面撞著,但傑夫並未殺她滅口,反而匆匆離去。
      警方在調查官的指揮下,也根據許多目擊者提供資料,展開指認的行動,但最重要的瓦萊麗卻表示她不曾見過傑夫。
      於是傑夫便被釋放了,而且依照約定,在一座天橋上,與委託人派來的人接洽,以便領取酬金,誰知對方竟然掏槍射殺傑夫後逃逸,所幸傑夫閃得快,只是手臂擦傷。
      傑夫有一名女友珍是風塵女郎,她先讓傑夫從下午呆到半夜一點四十五分才離開,因為二點另一名維納要來,而也因為這項不在場的證據,使得傑夫暫時脫離嫌疑,但調查官看出端倪,便帶偵探員去搜她的屋子,同時希望珍能撤回她的證詞,如此便能抓傑夫。但珍卻拒絕了,並將調查員全部趕出。
      傑夫對瓦萊麗沒有指證他,使他感到相當訝異,曾到她的住處探訊,瓦萊麗態度不明,但可看出瓦萊麗對傑夫有極大的好感。
      傑夫回住處後,發現他養的金絲雀似乎受了驚嚇而掉落許多羽毛,他知道一定有人入侵,在檢查後果然發現有人裝了竊聽器,於是將之拔除。
      此時意外再度發生,天橋上的男人再度出現,但這回不是要殺他,反而拿錢給傑夫,要他再執行另一件任務,但傑夫反而制伏了這名殺手,並問出背後指使之人是奧利維爾.雷伊。而雷伊其實正是瓦萊麗的男友,但傑夫很快就將那男人綁在自己住處,也很快找到雷伊,並將這僱主殺掉。
      但這回的指令其實也要殺瓦萊麗,他進入夜總會,戴上白手套用槍指著瓦萊麗,並告知她也是指令中欲除的對象,結果埋伏的刑警立刻開槍擊斃傑夫,但卻發現傑夫手槍內並無子彈。
    
    ◎ 劇情分析
      一九五七年出品的「午後七點零七分」,不只呈現了梅爾維爾的才華,更使得亞蘭德倫成為世界級的小生,甚至這種極簡的風格,也影響了日後的影壇,譬如香港的吳宇森拍攝的「英雄本色」,就有許多「午」片中的影子。
      一九五七年是法國新浪潮興起的時刻,真是百花齊放,也帶動了世界電影開拓了一種新面向,尤其是義大利與法國頗有引領風騷的姿態,台灣當時的電影尚無什麼力道,也不得不選擇「新浪潮」電影的趨勢,但卻也頗有創意地取名為「健康寫實主義」。
      「午後七點零七分」調性看似緩慢,但其實整個故事放置在短短幾天的時空中,因此節奏便有了另類的簡速,這是在當時相當引人入勝的手法,甚至也使得本片成為世界的經典,亞蘭德倫的那副酷造型,也成了影迷爭相模仿的對象。
      傑夫是一名職業殺手,殺人拿酬勞,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但在接洽酬勞之際反受僱主派人暗殺,所幸傑夫及時躲過,而這也使得一名負面的殺手,逐漸在觀眾的心目中有了新的定位。
      傑夫單獨住在一間出租公寓內,他在行動之前可以自己一人靜靜的躺著,唯一讓人感覺這個空間有一些動能的,就是他吸菸時呼出的菸霧,以及一隻他養的金絲雀。這隻金絲雀也許只是一個道具,但最終一定要在故事中提供關鍵的具象事件,這正是美國電影有名的「槍擊理論」,也就是說只要出現一支槍,這把槍最後一定要擊發,否則就失去了真實的意義。
      金絲雀若未受外力驚擾,絕對是溫馴的,但傑夫回來發現金絲雀的鳥籠中掉落許多的羽毛,這表示一定有人入侵驚擾了金絲雀,這也反映了一名殺手的孤獨與敏銳,正因為他不會將感情放置在其他煩雜之事,反而專心一致地將注意力放置在他要處理的事。
      傑夫很快就發現窗戶的木框被放置了一個竊聽器,當然以現今的觀點來說,這竊聽器實在粗糙,很容易被發現,但這已經是當時警方最高規格的配備了。傑夫從而得知,警方已將注意力放置他的身上,於是出門之際自會留意是否有人跟蹤,在地鐵中那一幕,在關門之前急急衝出而甩掉跟蹤的人,這段情節設計得真棒,後來在許多電影中,也被很多導演所仿效,可見當年導演能設計出如此精彩的鬥智場面是相當令人動容的。
      傑夫雖然相當孤獨,但總會有一些感情的寄託,於是珍這位風塵女郎便是他的紅粉知己,雖然她也必須接待其他的客人,但這些是她的工作,傑夫只是利用她製造不在現場的證據。雖然警方曾用離間計,希望珍能改變供詞,也就是出賣傑夫,但珍卻義正嚴詞地拒絕了,這也透發了傑夫相當吸引女人的魅力。
      同樣的狀況發生在夜總會,在台上彈鋼琴的混血女人一眼就看到傑夫,她對他特別留意,也許在過去他們就見過面,但最後在傑夫槍殺夜總會的老闆馬特之際,正好被混血女郎看見,依照常理,傑夫應該要殺她滅口,但傑夫堅持殺手的本色,在互對一眼後便立刻離去。這件事對這位女鋼琴師而言是相當震撼的,但為何在警察局做證時,她卻做了偽證,說她不曾見過傑夫。
      傑夫對於鋼琴師沒有指認他,其實也感到相當訝異的,因此他便潛入她的住宅,不僅問她原因,也用手去撫弄她的頭髮,女鋼琴師沒有回答,但卻相當沉醉在傑夫對她的觸動,這是在極快節奏中快速地呈現另一種較為複雜的男女關係,沒有語言只有動作的意會。
      但深究女鋼琴師的背景,就知道她住在豪華的住處,不是沒有原因,其因是她有個背後的男人,在最後事件峰迴路轉之後,觀眾才知道,她背後的男人,其實正是僱用傑夫殺人的主使者。
      第二次的刺殺也包括了女鋼琴師,其原因是她在警局並未指認傑夫,因為這一切似乎早在計算中,如此讓傑夫殺了夜總會的老闆,同時他也將被警方收押,這樣豈不是一石二鳥。只是女鋼琴師似乎已透發了愛的訊息,這當然使得背後的主使者相當不悅,同時也起了殺機。
      前去委託的人,正是之前在事成之後欲殺傑夫滅口之人,但傑夫手腳俐落,只傷到手臂。第二次以強行的姿態,再度讓傑夫接下案子。但一名殺手曾經吃過對方的虧,如果沒有還以致命一擊,那豈不是讓自己顯得無能,於是當對方收起槍時,傑夫立刻突然發動攻擊,並且制伏了對方。在一陣逼供之後,傑夫知道真正的僱主正是女鋼琴師的背後男人,而此刻這個男人竟然要傑夫去殺女鋼琴師。
      殺手的原則是接案之後必須執行,他將那名接洽者捆綁在他的住處,但他第一個槍殺的男人奧利維爾,當然就是女鋼琴師的男人。曾經失信又要他的命,傑夫怎麼可能會放過,於是第二件命案發生了,傑夫再來就必須去執行他拿錢而必須執行的任務–殺女鋼琴師。
      傑夫當然不會要她的命,但身為殺手,接了案子必須去執行,因此他以沒有子彈的槍指著女鋼琴師,但立即被埋伏的警方開槍擊斃,這正是日本的武士道精神,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他不失信於人,也還恩於女鋼琴師,但卻必須犧牲自己的生命,而這正是所謂的「武士道」。
    
        更多精彩的導讀分析請上網搜尋「黃英雄電影部落」https://yheromovie.blogspot.com/
    
    
    撰稿:黃英雄 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