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立圖書館視障電子圖書館

  • 字體縮小
  • 字體放大
  • 網站檢索
    現在位置首頁
    用心看電影
    播放語音

    用心看電影

    劇情簡介及賞析
    [標題] 寂寞裁縫師((Sometimes Always Never)

                        第六屆「KEEP WALKING 夢想資助計畫」
                              臺北市立圖書館 啟明分館
                        用「心」看電影 - 為視障朋友重塑電影
                        寂寞裁縫師((Sometimes Always Never)
    
    講授人:黃英雄 老師
    放映日期:2022 / 7 / 9  上午 9:00
    
    片長:92 分鐘
    
    英國 / 2019年 / 普遍級
    
    導演:卡爾.杭特(Carl Hunter)
    主演:比爾.奈依(Bill Nighy)
       山姆.萊利(Sam Riley)
    
    ◎ 劇情簡介
      亞倫是英國一名裁縫師,他做任何事都是一絲不苟,平常愛玩拼字遊戲。而在十多年前,他與大兒子麥克因為玩文字遊戲起了衝突,麥克一氣之下竟離家出走,十多年來音訊全無。
      亞倫常常用電腦上網,企圖從網上尋找麥克的蹤跡,從一名綽號「瘦子」的用語習慣中,他慢慢懷疑這瘦子極有可能是麥克,但對方卻始終不露任何線索,因此懷疑是懷疑,卻始終沒有結果。
      雖然如此,亞倫還是不時去殯儀館「認屍」,因為也許麥克已發生意外,亞倫都是由二兒子彼得陪同去認屍。在一次去殯儀館中,因遲到五分鐘,公務員要他們明天請早,亞倫似乎有某種預感,早先就訂了一間旅館,在旅館內認識了亞瑟夫妻,他們也是來認屍的。或者無聊,亞瑟竟然與亞倫賭起拼字遊戲,而亞倫很輕易地贏得亞瑟二百英鎊,這不但引起亞瑟妻子不滿,同時彼得也認為不妥,畢竟雙方都是來認屍的。
      亞倫隨彼得回家,他的媳婦蘇雖然表示歡迎,但晚上睡覺卻只能在樓上與孫子傑克睡在上下舖,原本睡下舖的傑克,也不能要爺爺爬上爬下地睡上鋪。
      傑克最近生活有些反常,母親蘇知道兒子不願搭她的便車,是為了到公車站去見一位叫瑞秋的女孩。有一天,傑克將爺爺帶來的西裝在身上比量,亞倫看見了,便要孫子選一件他自己喜歡的,然後再用高超的技術去修改西裝,這也使得傑克的品味提高不少,從而贏得瑞秋的青睞。而這也使得原本頗有微詞的傑克,不再埋怨亞倫整天整夜佔用他的電腦。
      原來亞倫發現最近瘦子似乎是在挑戰他,而這使他更加感覺,瘦子一定就是失蹤的大兒子麥克。為此彼得與亞倫有了爭議,但亞倫表示,憑他相當敏銳的感覺,這瘦子一定就是麥克。
      瘦子釋放了一個地點,亞倫走入一個森林中,果然在樹林另一端坐著一個帶著連身帽的人,他急急上前欲與麥克相認,誰知這人竟是彼得。原來一切都是彼得不想讓父親失望而假冒瘦子,但亞倫知道,麥克今生應該是不會再回來了。
    
    ◎ 劇情分析
      Scrabble是世界流行的文字圖版遊戲,在一塊15x15方格的圖版上,可供2至4人同時參加拼字遊戲,可以橫向排列,也能直線排列,為了公正性,所用的字彙必須是被收錄在專用的詞典中,並且能夠查得到的。這種遊戲最初只有英文版,由美國作家艾佛.華斯所設計,他根據一九三0年代紐約時報英語出現的頻率訂定不同字母的分數。譬如最常出現的是E、A、T、R、I、S、O、N但這些常用的得分只有一分,不常出現的如Q、Z、J、X、V則可得到十分。
      了解這樣的遊戲不難知曉,這其實是相當有益處的遊戲,而且是設計給五至十七歲的小孩學習的工具,但如今因網路發達,不用加入什麼程式就能在網上與不認識的人一起玩。但有時不同地方的不同使用者,也會加入一些怪異的字母,但也不能說是對或錯。
      亞倫是一名手工裁縫師,這種即將絕跡的行業,不僅顯示他獨特的尊貴以及細膩的手藝,但正因為後繼無人,裁縫師不免就顯得相當孤獨。因為縫製衣服的一針一線是如此一絲不苟,從而也影響了亞倫另一種執拗的心理,就連與兒子麥克玩拼字遊戲的態度亦復如是。
      在一次爭執中,大兒子麥克離家出走,原因是在玩拼字遊戲中起了衝突。一般而言,玩拼字遊戲尤其是父子,會有什麼樣的衝突呢?尤其後遺症是兒子離家十多年不知所踪?這會是因為父子都相當固執嗎?也許是,也許還有我們所不知道的原因。
      麥克始終是個暗場人物,那我們只能從他的弟弟彼得身上,來尋找一些蛛絲馬跡。彼得的工作不見得能賺很多錢,所以他的太太蘇也必須去上班,起碼要以雙薪家庭來應付開支,由此可見一斑。甚至於家中房居很小,除了夫妻倆的房間之外,剩下就是兒子傑克住的上下舖,這種簡易的公寓,在英國應該算是最便宜的,也就是說,這家人的經濟狀況並不好。由此推論,麥克在十多年前尚未娶妻前,狀況也不會好到哪兒。
      亞倫自己的行業也算日薄西山,所以他在拼字遊戲中一定是個常勝軍,一有機會便找人打賭,對方看他一個糟老頭,在拼字上能有何能耐?這似乎有一種扮豬吃老虎的味道,一百英鎊恐怕是亞倫目前很難能立刻賺到手的數目。由此再推論,就不難發現麥克與父親當時各自的心態,然後也就不難理解,麥克為何離家出走十多年,一直不肯回來的原因。
      或許弟弟彼得是能夠理解的,兄弟間無話不說,當然可以了解哥哥與父親之間出了什麼狀況,雖然他知道哥哥不會回來,但卻不一定相信,麥克會在殯儀館的停屍間被找到,這一點,在很多的行為中,不斷地用主觀性的見解來向父親詮釋。為何他會有如此自信的觀念?也許他是相當了解父親與哥哥的。
      但彼得還是不厭其煩地陪父親四處去停屍間認屍,但亞倫總是藉機會拖延,縱使到了目的地,但超過五分鐘,公務員也不會執行他的工作,因此父子倆就必須在當地住宿一晚,其目的也只是想跟兒子多聚聚而已,因此第一場他獨自站在海邊,其實他應該去碼頭,但他刻意拖延正是他的孤寂。
      一切似乎都在亞倫的預計中,遲到五分鐘,但他一點也不擔心,因為他已經預訂了旅館的房間。縱然是在停屍間前,他也不忘記他最大的興趣,雖然這興趣使他失去了一個兒子,也許他自己也清楚麥克的離家是怎麼回事,但一切似乎永遠在他的掌握之中。
      從這些觀點而言,亞倫似乎能掌握一般人不容易掌握的東西,但認真思索後便發現,亞倫其實更怕失去很多東西。他的工作即將沒落,這是既定的事實,也是他絕對無法挽回的。
      另一項就是他的家人,亞倫的妻子可能已經亡故,而他也失去大兒子麥克,雖然沒有定論,但以亞倫的年齡,他逐漸被家庭拋棄,那是他永遠說不出口的。他必須珍惜這一切,就像獨自一人站在海邊,沒有下雨,卻必須用雨傘撐著,以保護他手工製成的西裝。
      縱然知道兒子的家中很小,也必須與孫子傑克擠在上下舖,在一般西方人的觀念中,是絕對不會這麼做的,但亞倫必須做,因為他只剩下這些,今天能擁有的,他當然不會放棄。
      有趣的是,亞倫也在眾人都不在家時,帶了一名已經離婚的女人上床。彼得知道後,責怪父親為何帶女人在他夫妻兩人的床上作愛。亞倫的回答是有趣的,他說在孩子的床鋪上作愛是有罪惡感的。
      但彼得能說什麼?他深知父親的一切,他已失去一切,只剩他們夫妻以及孫子傑克,而這一切他都是知道的,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讓父親活得更踏實。
      網路上的瘦子果然如亞倫所預料,可能是麥克,但在真相慢慢揭開之後,父子兩人在林中相會,彼得卻承認瘦子是他假冒的。也許亞倫早已知道,但他必須與瘦子糾纏下去,一名寂寞的老人究竟還能渴望什麼?亞倫的身影會是過幾年後台灣老人的身影。
    
        更多精彩的導讀分析請上網搜尋https://yheromovie.blogspot.com/
    
    
    撰稿:黃英雄 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