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立圖書館視障電子圖書館

  • 字體縮小
  • 字體放大
  • 網站檢索
    現在位置首頁
    用心看電影
    播放語音

    用心看電影

    劇情簡介及賞析
    [標題] 外出偷馬(Out Stealing Horses)

                       臺北市立圖書館 啟明分館
                           用「心」看電影
                  外出偷馬(Out Stealing Horses)
    
    講授人:黃英雄 老師
    放映日期:2023 / 1 / 14  下午 2:00
    
    片長:123 分鐘
    
    挪威 / 2019年 / 保護級                                     
    導演:漢斯.彼得.穆蘭(Hans Petter Moland)
    主演:達妮卡. 庫爾西奇(Danica Curcic)
       托比亞斯.桑托爾曼(Tobias Santelmann)
    
    禮讚:在柏林,這部影片獲得了傑出藝術貢獻銀熊獎,被選為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國際電影的挪威入圍作品,但並未獲得提名
    
    ◎ 劇情簡介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老年的傅德獨居在挪威的山林內,這一日,拉爾司為了尋找他的狗撲克,而來敲他的門,兩人都分別認出了對方,但卻都沒有再提過去的往事,但卻也使得傅德想起了過去的往事。
      在傅德十四歲時,與鄰居的約拿去隔壁農場偷騎馬,約拿的行為似乎顯得瘋狂而詭異,回家之後,父親才告知昨天約拿家中發生了悲劇,原來約拿的雙胞胎弟弟在玩耍爭執中,拉爾司竟拿起獵槍當玩具,而在不知子彈上膛的狀況下,拉爾司扣了扳機,槍殺了弟弟奧德。
      傅德的父親在夏天就砍伐樹木,將樹幹丟入河中,流到瑞典,然後再去銀行提款即可,約拿的父親也來幫忙,但卻對傅德說,應該在冬天才砍伐,否則河水水位不高,木材很容易擱淺。
      而傅德心中其實暗戀著約拿的母親,每每看見她就會有太多的遐想。在父親與鄰居一起將木材放置河中時,傅德竟大膽地牽了約拿母親的手,而婦人也不斷地回應著他,正巧被父親看見,兩人也因為木材失去控制而分手,但鄰居卻被木材壓傷了。
      在二次大戰期間,父親與約拿的母親一起救了一名盟軍的重要人士,但被德軍發現,那位重要人士不幸死在河邊,但從此父親便與約拿的母親失蹤了。
      不久接到父親的來信,謂他在瑞典銀行留下賣木材的一筆錢,讓他和母親過活,但事實上,流到瑞典的木材並不多,母親也只好將那些錢為傅德買了一套西裝。
      事實上,傅德與父親沿河尋找,曾見一堆木材卡在一起,傅德似乎是刻意作給父親看,獨自跳入水中,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將木材推入河中流向瑞典,但最終還是只有少部份流到瑞典。
      從此傅德就不曾見過父親與約拿的母親,他不知道父親是否與約拿的母親在一起。他長大後也結了婚,生了一個女兒,但在一九九六年時,妻子車禍死亡,從此他就到山中獨居,而就在千禧年即將到來之際,傅德的女兒找來,而這也使得傅德心中起了極大的變化,過去的一切似乎永遠停留在當兒子的身份,女兒的到來,使他的想法有了改變。
    
    ◎ 劇情分析
      「外出偷馬」是改編自佩爾.派特森(Per Petterson)的小說。從電影的角度而言,這是一部相當有底蘊的電影,深沉又相當厚實,是代表挪威參加美國奧斯卡金像獎的作品。
      一名十五歲左右的男孩,竟然愛上了鄰居的太太,也是他好友約拿的母親。說愛上似乎有些言過其實,十五歲的青少年,腦袋瓜中究竟在想什麼?有一些遐想,絕對是可能的,但那會是愛嗎?
      導演刻意拍了幾個約拿母親的特寫,當她走在山路時,胸部的震動是相當誘人的;她走過樹叢,不小心勾壞了她的裙子,於是她的腿就更顯得若隱若現。這些鏡頭代表男主角傅德的主觀鏡頭,不用再說什麼語言或文字,於是傅德的想法立刻與觀眾附合在一起。
      但事實上,約拿的母親是與傅德的父親有著曖昧的關係,主要的背景並未在電影中出現,只有一幕:兩人護送一名盟軍的核心人物,在河邊遭受德軍開槍射擊,這名核心人物不幸中彈身亡,而約拿的母親與傅德的父親便失蹤了。
      從這一年開始,到傅德六十七歲的年齡,這將近五十年的時光,傅德的心靈始終活在十五歲的年代。導致他的心靈始終落在父親的「兒子」地位而不自覺,就算他已經結婚又生了一名女兒,但在一九九六年他的太太死於車禍之後,他便獨居在挪威的山林之中。
      故事從千禧年之前夕開始,傅德遇見了約拿的弟弟拉爾司,這才使他一直藏在心中的那段歷史重新湧上心頭,這使他夜晚惡夢連連。
      其實拉爾司也是有過往的傷心事,他在遊戲中拿槍誤殺了雙胞胎弟弟奧德,而他的大哥約拿與傅德偷跑入鄰家的農場偷騎馬,但約拿是近乎瘋狂的,他甚至爬上樹毀了鳥窩,並活生生將鳥捏碎。
      當時傅德不知道其中的緣由,直到父親告知才知拉爾司闖了禍,也導致約拿的瘋狂舉動,但從此之後便沒有了約拿的蹤影。
      「外出偷馬」其實是以前二次世界大戰盟軍的暗號,事實上傅德與約拿只是外出偷騎馬,而真正「偷馬」的應該是傅德的父親,而傅德也知道父親與約拿的母親的事,嚴格地說他的父親是他的「情敵」。
      然而這些事,只是在傅德的心中,是無法言明的,他甚至也無法解釋一切的互動。心中想的只是對原始慾望的思維,這是一種感情的單行道,這種年齡無法對抗,只知道不斷地往前,在機會來臨時,他毫無忌憚地去嚐試,意外地是約拿母親也有了回應。
      對於約拿母親的舉措,也不能將之放置在慾望之中,這種心情是極端複雜的,母愛也許開始分裂成為各項慾望的各種可能,在相互牽手的過程,她的腦海中究竟閃過什麼念頭?是傅德測試了她?或是她測試了傅德?這件事是很難詮釋的。兩人站在一起,是有意還是無心?當碰觸開始時,如果她是拒絕的,那傅德會是如何反應?
      整部影片,我們似乎找不到任何人的錯誤,但似乎每個人都承受了鉅大的傷痕。導演用交錯倒敘的手法,也成功地以千禧年做一個界限,這是相當高明的手法。
      人物的出現雖然並不整齊,但卻能使得議題可以更加專注,譬如傅德的母親在前面一直沒有出現,直到最後父親寄來一封信,母親才帶傅德去瑞典銀行領錢,但因流來的木材不多,所領的錢也只能替傅德買一套西裝。
      這顯示父親似乎有著某些的缺失,就猶如約拿父親說的,要用河流漂送木材,應該選在冬天水位較高時才不會在河邊擱淺。
      傅德與父親沿河邊巡視,果然見到一堆木材卡在河邊,傅德突然像是對著「情敵」示威一樣,獨自躍入水中,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將木材推回河流之中。父親只是一味地望著兒子的舉動,但卻沒有跳下水中幫忙。
      傅德完成這件事後,似乎在顯示自己是可以與「情敵」併肩而立,也將這段藏在心中的隱情做了另類的詮釋與抗議。
      然而父親不告而別變成一個懸案,也許是與二次大戰有關,也許有他所不知道的緣由。但從傅德的角度來說,從此他的心情便陷入停滯,永遠停留在十五歲的那個年代,那個相互牽手依偎的時刻。
      直到拉爾司出現,兩人互相面對是相當奇妙的,各自懷著屬於自己的秘密,相互之間的矛盾,卻又不願再重新提起,但卻又擔心,對方會在某個機緣下,又再提起往事。然而也許這種擔心是多餘的,因為人的一生,總會有一些秘密,必須永遠保存,於是就有了更多的想像。
      留住一些記憶並非是不好的事,有時靠著這些記憶,而有了更多的想像,生命也因之而更豐沛起來。有得或失去並非是重要的議題,生命要活得有滋有味才算完美。傅德的心事也許幾乎佔去了他的一生,但千禧年是一個共同的階段,加上女兒的出現,於是傅德在那個剎那,心中的那塊陰影便化為烏有了。
    
        更多精彩的導讀分析請上網搜尋https://yheromovie.blogspot.com/
    
    
    撰稿:黃英雄 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