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臺北市立圖書館─視障電子圖書館

:::

青葉家的食光(Around the Table)

青葉家的食光(Around the Table)(目前無書封)
題名
青葉家的食光(Around the Table)
出版資訊
臺北市立圖書館 啟明分館
用「心」看電影
青葉家的食光(Around the Table)

講授人:黃英雄 老師
放映日期:2024 / 3 / 2 下午 2:00
片長:105 分鐘
日本 ∕ 2021 ∕ 普遍級

導演:松本壯史
主演:西田尚美、市川實和子

以美食、音樂、友情和愛情,交織出一則清新脫俗的夏日成長篇章…

◎ 劇情簡介
知世與春子是大學同學,年輕時有共同的理想,本欲一起開餐廳,但屆時春子打了退堂鼓。雖然經過快廿年,各自結婚也都離了婚,但彼此已經沒有往來。
這個暑假,知世將女兒優子寄放在青葉家中,而春子育有十五歲的兒子利久,同時又居住著朋友明子與她的男友空夫。空夫是電視劇莫格蘭與龍瓦的編劇,而利久則喜歡一個老樂團,並與朋友一起組成樂團,雖然利久也邀她參與,但最後卻沒有勇氣寄出作品。
優子進入美術學院的預備班,同時心有所屬地愛上瀨尾雄大,但也結識一名有才華的女孩子與田,兩人各自約定,每人寫一編類似繪本的東西,而且相互欣賞。
因利久有樂團以前的T恤,優子表示喜歡,他立刻就拿出來給優子穿。而春子此時才表明,她與知世已經很久沒聯絡,這倒出乎大家的意料,更意外的是春子自己獨自一人到知世開的餐廳,想去找她和解。
到達餐廳時,只有一名叫紺介的人,他說今天下午不供餐,因知世應外國的外景隊出去拍片,春子也就耐心地等候。直到知世回來,知世看到她當然有一點訝異,但還是很歡迎她,兩人談及過去,但沒多久火氣上來,又大吵一架,春子欲離開時,知世要拿東西給她,結果竟然閃了腰,春子只好留下來。
在住院期間,由春子代替知世經營,其實真正提出開餐廳的是春子,因為沒有勇氣才打退堂鼓。在店中春子發現一個舊箱子,裡面全是她們在大學所經歷的事,尤其當年她們也一同上電台The Pens主持節目,雖然是實習生,但與眼前的生活卻截然不同。知世回來,兩個人感嘆萬分,知世說年輕的窘事絕對不能讓女兒優子知道,但春子說她已經傳給優子。
其實優子也正如當年的母親一樣,想到什麼就作什麼,完全像是沒計劃一般,住到這裡,也因為母親想要把她塑造成一名藝術家,接到音檔後,優子便釋放了心中所有的不快,她勇敢地與樂團重新錄音放在YouTube,不管成敗如何,她終於看清了生命的方向,而春子在家中也預備開起另一家餐廳,傳遞出青葉家的口味。

◎ 劇情分析
人是一種很容易迷惘和自我困惑的動物,不因為年齡或男女之別,而且似乎具有傳染性,當一個人產生困惑之際,其對應關係人,也會相應地產生類情緒的反應,於是在一連串的互染,所有人都會作出令自己或其他人相對等的迷失。
故事(如果有故事的話)開端,我們看到優子獨自坐在桌旁,旁邊一名叫利久的十五歲男孩,戰戰兢兢地為她倒茶。是什麼讓他這麼的失態與靦腆?其實這屬於青春期的現象,故小心翼翼,生怕由此而讓對方留下壞的印象。但也因為這個開場相當詭異,這要由「青銀同居」這個現代名詞說起。
青葉家是青葉春子的居所,也就是利久的媽媽,春子已經離婚,故將其空房轉給春子的好友明子,而明子又與男友空夫同居在一起。這個家庭中的成員主要是敘述春子的故事,明子與空夫均屬於架構上的人物,可有可無,然而正因為這奇怪的組合,便開始灌輸了觀眾一種詭異的觀點。連劇中人物自己都在對白說相同的評語,也增加了一點茫然的迷失感。
利久見到十七歲的優子時,所顯示的那種情懷,是一般少男或少女純真的表現,說不上是喜歡或愛情,總之不管對方是誰,必然很自然流露出那種表情,不失禮中應該保有的本份。
倒是優子很大方的表示,請對方講話時不要用「敬語」,但利久依然堅持己見,只因對方是客人,但優子表示兩人相差兩歲而已。舉這個例子,是要說明這部電影有別於其他電影,沒有任何主要事件,但卻相當清楚地敘述的軸心。
什麼時候日本的電影已經徹底地生活化,將生活的點滴放置其中?在台灣,類似這樣的影片,絕對無法獲得片商的青睞,更別說是優良劇本或是輔導金了。但這是日本的名導演松本壯史的作品,是我們的審查標準落伍了,還是他們具有一種特殊的偏愛?
優子暫住青葉家二星期,主要是她的母親知世感到女兒缺乏人生規劃,故要她先去上藝術學校的預備班。這種像個人畫室的地方,收容了將近十名的學生,而優子依然是十人當中被老師批評為最差表現。這使得原本就不想去考藝術學校的優子萌生退意。但在此,她對一位最有才華的瀨尾雄大,表示了好感,但連她都不敢確定是否是愛情的同時,她亦認識了女同學與田。與田總認為瀨尾是她將來考藝術學校最大的勁敵,因一開始與田替優子削鉛筆,而結為好姐妹,然後由此來呼應春子與知世過去的因緣與恩怨。
春子忽然自嘆自己是知世大學同學,但兩人已將近二十年未曾來往,大家在訝異中,春子便獨自往知世的餐廳前去。她要主動去化解這段恩怨,而這才稱為此部電影的主線。
大學畢業時,春子與知世就商議要合作開餐廳,但春子因與知世吵了一架,故只有知世自己承載這份重責,沒想到知世現在的餐廳,是靠著網路行銷而成為網紅,就連春子也自嘲是她的粉絲。
到達餐廳時,知世正好去拍外景。兩人終於見面而擁抱,但不到半天就提到往事,春子提著行李正欲往回走,沒想到知世的腰閃了一下,春子只好留下,兩人合作將紀錄片拍攝完成,事後檢視才發現,知世雖然已經成名,但卻不得不佩服,春子不管作什麼事,都不會被卡住,而春子卻對這位老同學的鬼點子,佩服的不得了。
兩個女人都已為人母,而且應該都已經離婚,導演是否要詮釋當今的日本女人,都有獨霸一方的精神,但卻也將人置於任何年齡,也都有他們各自遇上的問題。當時的大學生活所遇到的問題,到如今將近四十多歲,所遇到的問題雖然不一樣,但跟她們的兒女的遭遇,其實都是一樣的,困惑與茫然。
這真的是只要是人,都自然有情緒上的問題,而且在不同的年齡,會因為不同的面向而有不同的應對。春子在取得知世的諒解後,她也將會勇敢的開餐廳,況且知世的招牌菜「哈氣炒飯」正是她的點子。
或許是心電感應吧?優子在遇上種種不如意,也承受了青春期的困頓,她也找到屬於她自己的道路,不管是瀨尾或與田,甚至利久或其樂團,只要喜歡她都可以去嘗試,這種精神雖然沒有明確講出,但亦是屬於人生該有的態度,就在各種情緒的互染中,逐漸地壯大自己。那種精神,應該用較直白的方式來說,就是人生必然的學習。
除了學習之外,自己的喜好也是有待發掘,有沒有想過,我們最終在社會上從事的工作,很少是在學校所學的,也許我是被這個社會所融化,但也許是這個社會融化了我。
優子走出母親的陰影,她認為自己要拿捏得宜,不再照母親的意志方向,她畢竟有她獨自的思考與方向,而每個人都會因為興味而不一樣,將來在自己的路途上,令自己發光發亮,利久的膽怯也在優子的影響下,走向最踏實與最誠實的道路。

更多精彩的導讀分析請上網搜尋 「黃英雄電影部落」https://yheromovie.blogspot.com/

撰稿:黃英雄 老師

序號 檔案下載 線上聆聽 下載狀態

附件下載

回頁首